试管婴儿新闻

去世小夫妻遗留受精胚胎,4老人寻求试管婴儿最终产

  江苏宜兴的一座墓园内,有沈杰、刘曦夫妇的墓地。两人的墓碑去年才立好,碑上空着一行字的位置。那是为他们的儿子甜甜留的。
 
  “等(甜甜的)牙齿长齐了,名字就可以刻上去了。”沈杰的父亲沈新南说。
 
  沈杰、刘曦都是家中的独生孩子。2013年3月20日,一场车祸夺走了二人的生命。
 
  车祸发生时,甜甜还是一枚体外受精胚胎,被冷冻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罐里。为了让这枚胚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孩子,为两家人“留一个后”,4位失独老人请律师打官司、寻找各种试管婴儿机构,想尽了一切办法。
 
  根据2001年卫生部(现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)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管理办法》,对胚胎到底是属于生命还是属于物没有明确规定。此外,如何让老人们获得胚胎的监护、处置权,如何将受精胚胎变成一个生命,如何送四枚胚胎出国试管婴儿,如何让试管婴儿的孩子成功回国等等,这些问题对律师、试管婴儿机构和老人们来说,都是新的尝试。

 
  2017年12月9日,甜甜被一名28岁的老挝籍试管婴儿妈妈带到这个世界,浅浅的眉毛,深深的酒窝。
 
  “就会笑。”从甜甜身上,刘曦的母亲胡杏仙看到了女儿的影子:“眼睛像我女儿,但还是像他爸爸多一点。”
 
  2018年3月18日,甜甜出生满百天。按照镇上习俗,沈家本该大摆几十桌宴席,放着鞭炮邀请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前来做客,人越多越热闹。
 
  但沈新南只在自家院子里摆了十桌,邀请了胡杏仙夫妇和一些走得较近的亲戚。他不想孩子的百天宴太过张扬。
 
  “这个小孩来到世上,他也伤心的。人家都有爸爸妈妈叫的,他没有爸爸妈妈叫了。将来肯定要告诉他的,不告诉他怎么办呢?”沈新南打算先骗着甜甜,告诉他爸爸妈妈出国了。等甜甜大一些、懂事一些,再告诉他自己身世的真相。“幼儿园可能是最艰难的时候。”

1

手机:137-2541-5553

电话:137-2541-5553

邮箱:

地址: